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台灣論壇:陳水扁總統_喜樂島聯盟錯了嗎?


喜樂島聯盟錯了嗎?

扁聯會榮譽總會長 陳水扁 總統

勇弟:有人引用國際條約或憲政法理,在網路群組公然反對喜樂島聯盟發起的「獨立公投,正名入聯」訴求與運動,認為在中華民國體制辦公投是沒有用的。真的是這樣嗎?

勇哥:來到高雄人文首璽會見阿扁的團體與個人絡繹不絕,多數在關心台灣國家前途,卻人言言殊。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才是正辦與真理,意見不一樣好像是別人不懂不對,或者貼上抹紅染藍標籤,質疑是否為國共滲透進來的。有人在網路群組吵得不可開交,為此還要把人家踢出去。原本志同道合好友也會反目成仇,甚或揚言提告,連我都覺得好笑。民主國家本來就是多元社會,對台獨理論與實踐方法,有時10個人11個意見,莫衷一是,但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彼此包容尊重,大家各走各的,你説服不了我,我也改變不了你,這都沒關係。誰能得到最多的支持,終能成功,就是對的,就是好的。喜樂島聯盟容有不足,只要終極目標一致,核心價值相同,大可不必潑冷水或者酸言酸語!

勇弟:在中華民國體制怎麼可能「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成功?

勇哥:武裝革命最快,可以一夕變天。可台灣沒這種「鯨吞」條件,只能透過民主的選票,用「蠶食」手段從事寧靜革命。如同阿扁1989年當選立委,不是認同萬年國會,而是進入體制,診斷體制,進而改變體制。在立院提出261號大法官解釋的釋憲聲請案,才一舉將萬年老賊在一年半內趕出立法院,達到國會全面改選的成功。在目前憲政體制下舉辦獨立公投或正名入聯公投,只要蔚為風潮,公投過關不是問題。不只對內凝聚國人意志,對外向全世界發聲。儘管不能一步到位,但往前推進的結果,距離成功又邁進一步,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第三步,永不放棄,一定有達陣的一天。台灣的民主改革都是從少數開始的,如鄭南榕對100%言論自由的追求、陳永興的228和平促進會、李鎮源陳師孟的一百行動聯盟都是。

勇弟:台灣入聯公投過關,也進不了聯合國?

勇哥:但不辦台灣入聯公投,就永遠不會成功。中國入聯等了21年,巴勒斯坦成了聯合國觀察員也歷經幾十年的奮戰,我們的努力還不夠!

勇弟:正名制憲涉及憲改3/4高門檻,又如何能夠通過?

勇哥:1997年,有誰知道民進黨可以拿到過半數12個縣市長?2004年,有誰知道民進黨在一對一的總統大選也有機會贏得過半選票?2016年,又有誰知道民進黨有可能拿到立法院穩定多數的68席立委席次?只要「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獲得高民意支持,通過3/4的憲改高門檻同意,絕對不是夢!


資料來源[新勇哥物語]-142


羅牧師觀點:使自己的心靈勇壯起來


使自己的心靈勇壯起來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羅榮光

人的一生從少年到老年時期有不同的體驗,少年、青年與壯年時期可以學習與成長很多,到了老年時期學習就少了些,因為體力與智力已較差了。

作為老人家,身體逐漸衰弱,心靈也較軟弱了,然而老人家一生有許多不同的經歷,因此,我們可以整理起來,寫出自己的回憶錄提供給自己的子孫親友參考。正如西塞魯所言:「老年人有如歷史與戲劇,可以供給我們生活的參考。」

我現在也已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了,回憶自己從十九歲年輕時,就讀在陽明山嶺頭的台灣神學院開始,就深受感動,首度寫篇文章發表於神學院的校刊「牧杖」。之後自己就開始寫一篇篇的文章發表於教會的刊物上,神學院畢業後,當教會的傳道師與牧師我也開始寫文章投稿於一般報紙上,如自立晚報、公論報、台灣日報、自由時報、太平洋時報以及發表於民視的專論中,二十多年來,也感謝綠色和平電台在每週五播放我所撰寫的短評,使我更體認用心寫作發表,也就能使自己更關注有關人性、社會與政治的議題,為此,我一共出版了八本書,許多著名的學者與作家的論述使我學習良多。

最近我更體認寫作發表,可以使自己不停地學習與成長,特別會不斷地觀察與關注自己的國家台灣的處境,藉此撰寫的文章,呼籲台灣全民能夠站立起來,為我們及世代子孫的命運,大家團結起來,共同建立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不要再使自己的子孫又被外來的專制政權所統治,繼續淪為二、三等人民,任人掌控與宰割吧!!寫作發表也應多多關注國際情況與議題,史台灣國民也能成為世界公民,與世界各國人民共同促進全世界能有公義、和平與安全。

為此,最近我常與年長者分享與互勉:「我們的體力與記憶力可能已逐漸弱化,但是我們要使自己的心靈更加勇壯起來,用心把一生工作與參與各種活動的體驗與心得跟人分享,給於中年人與青年人更多的鼓勵,如此,也才能使自己活得更有價值。」

每一個人的才能與經歷可能不同,然而藉著人人用心思考、發表與互勉必定會使人間好像天堂!!


邱顯洵專欄:白狼獎




陳世雄_自決建國


被非正統複式政權統治的台灣人民如何自決建國或成立自治政府
How Do the People on Taiwan Who Are Ruled by the Non-Orthodox Duplex Political Powers Found a Country or Establish an Autonomous Government by Self-determination

台灣(福爾摩沙)全球志工團 陳世雄 博士

正統有實際的、傾向合法理的、被多數人民相信的意思。複式有上下階層關係的意義。殖民地的人民就是被正統複式管轄(統治)的民眾;上有殖民國中央政府,下有被中央政府約制的殖民地政府。二戰後,許多被正統複式統治的民眾組織本土政權紛紛脫離殖民國獨立。目前的台灣人民還被美國(台灣首要佔領政府)所命令的台灣治理當局[1979/01/01前的中華民國(金馬)流亡政權]佔領並治理。美國與台灣治理當局(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f Taiwan)都沒有台灣的主權,台灣也不是它們的殖民地;美國約制台灣治理當局,再由台灣治理當局約制台灣人民(the people on Taiwan),因此形成台灣人民被非正統複式政權統治的現狀。

台灣的領域若依《台灣關係法》所認可的台灣治理當局管轄範圍則包含「台灣本島、澎湖群島、台灣本島周邊島嶼、金門、馬祖、南海諸島礁」。否則,台灣人民傳統領域的範圍僅限於「台灣本島、澎湖群島、台灣本島周邊島嶼」。至於中華民國(金馬)流亡政權所宣稱的固有疆域,其實僅剩金門與馬祖。這是在台灣人民自決建國或成立自治政府之前必須先認定的領土範圍,因為會牽涉到中華民國人民是否可參與台灣自決公投的資格。

誰是台灣人民,在公投前也必須先行定義。最小範圍的認定是「在日本殖民時代已經有戶籍登記的原住民及本土台灣住民與它們的後裔」。稍稍擴大範圍則可將最小範圍認定的人民加上「領有中華民國身分證,出生地是台灣、澎湖、台灣本島周邊島嶼者」。較大範圍是領有中華民國身分證的人而且反統一的新住民。依照慣例,台灣人民的定義必須與台灣領土的範圍一併考量是否兩者的定義都符合國際法。否則不管公投的結果如何,沒有任何國家承認,都只是白忙一場。

台灣人民要向誰申請獨立或自治公投以及由誰辦理的問題要先明瞭本文第一段所說明「台灣人民被非正統複式政權統治的現狀」。關於向誰申請獨立或自治公投,需先清楚是向美國政府、台灣治理當局、聯合國或同時向美國政府及台灣治理當局申請,或不向任何機構申請。至於由誰辦理公投的問題與向誰申請獨立或自治公投相關,可由美國政府、台灣治理當局、聯合國或善意第三團體辦理,或由全球台灣人民自己組織團體辦理。喜樂島聯盟又要修「大鳥籠公投法」,看來是要用「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體制內改革方法。但不論是否可行或結果的成敗,上述各項事實與問題都必須先行斟酌。


劉國松_解決天然獨轉向華獨的隱憂之道


解決天然獨轉向華獨的隱憂之道

雲嘉電台政論節目 主持人 劉國松

聽聞自稱天然獨的青年世代,說他們出生台灣已解嚴,國家名稱就叫中華民國,生活一直也很自由,從沒受壓迫,台灣不正名或不獨立,也沒覺不對;然而,他們卻不知他們成家立業後,面臨種種剝削和不公平待遇,尤其,本來可以有更幸福美好的前程,卻因華統為防台獨的趨勢威脅到其特權利益和長期的榮華富貴,已經私通中國,資匪賣台助中崛起,甚至國共公然勾結並收買綠營合謀陷害台獨指標人物陳水扁,且侵門踏戶,華獨已被引導至華統邊緣了。

由扁政府的本土文化教育,開啟台獨之路;復經馬政府嚴重親中,年青世代崩壞少子化之國安疑慮,引發太陽花天然獨的奮起;惜民進黨重返輪替,全面執政,卻以偽中華民國自欺欺人,不思真心改革,反而重用馬官維持馬政,讓年輕人無所適從,加上蔡政府刻意邊緣化本土獨派,甚至幫國共威脅台獨有不可測後果,對民進黨台獨意識之觀念有所突變,當然使支持台獨者大幅減少。

個人以為,解鈴還須繫鈴人,這要由支持台獨一邊一國的扁政府和維持華獨終統的其他黨國政府(包括拆穿假面具後的蔡政府)一點一滴歷史與政績作比較,讓他們年青世代由生活中體認他們的前途未來,好好論辯一番,終會發現重大差異而有所覺醒的。

首先,中華民國已於1971/10/25在聯合國以2758決議文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台灣如以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招搖撞騙,形同國際詐欺犯,當然到處碰壁足不出戶;如在台灣國內大喊中華民國,在國外名稱不敢用,還見鬼說鬼話,也如同酒店花名,客隨主便,顏面盡掃落地,只能在國內自欺欺人,充其量是想以此神主牌和黨國體制來刼取政黨利益和特權暴利而已。

再來,請他們平心靜氣去好好研究四大扁案(國務機要費、101大樓、龍潭園區和二次金改)的前因後果和真相,尤其對他們年輕人由利基轉向不利之影響,更可見真章。

諸如:

1, 為何所有扁案若有貪污證據,為何特偵組都要教唆逼相關人士作偽證,又全面違反無罪推定原則、程序正義、法官法定和刑事法定主義呢?

2, 為何所有扁案的相關施政均是大大有利於台灣的改革和政績,能讓台灣有實質外交、增加能見度、產經發展利於就業和財政金融健全,卻要被羅織入罪?

3, 為何前所列的四大扁案,如今在施加迫害和切割的黨國雙英的敗政下,已經成為不利台灣發展的一筆爛帳,不但全部衍生重大弊案,甚至成為資匪害台影響年青世代前途的禍害?

兹將諸案略述:

1, 扁將國務機要費有實質花在有利國家、民主和外交如入聯、贊助民運和元首邦誼之用途,所以扁政府時人民出國備受尊重的對待,也最有尊嚴;反而,馬為了查辦扁國務機要費,竟不惜洩漏元首外交金援機密,讓中國有介入友邦政局操作空間,加上馬以數千億兆豐金洗錢金援巴拿馬等國,先後製造至少8位以上友邦元首遭政敵檢舉涉貪落難,也種下斷交的源由;

我們要問,為何只有國民黨人士或特定人士可以,蔣李馬蔡國務機要費沒人查究如何花,所有首長特別費可以除罪,只有扁一人不行且要被起訴無期徒刑重罪,真是豈有此理!

2, 扁為台灣地標收入2百多億權利金和年收好幾億租金的101大樓,被馬的特偵組以區區1千萬的合法政治獻金,要陳敏薰咬扁收賄,不咬重判8年行賄,咬扁改緩刑,還立即接受義大董座大位;而馬上任後,卻在短短幾年內用TDR鮭魚返鄉,讓頂新以康師傅股票F股拿到171億,再以超低利貸款形同無本即把101成為頂新事業,更在蔡政府時公然透過其日本股東伊藤忠轉給中國中信集團,而成為中國地標;

3, 扁政府為兩兆雙星產業,設立創造幾萬就業機會和數百億產值的龍潭園區,卻被馬政府東廠越方如教唆辜仲作偽證、換法官、違反刑事法定主義自創實質影響力,由無罪改判無期徒刑重罪;然後,馬以賣台不平等條約ECFA,誘逼廣達撤離龍潭,成就紅色供應鏈,也造成廣達2千多人失業;

4, 打消前朝2兆呆帳而健全銀行體質的兩次金改,不但被馬陷害以元大併復華案,先由林全阻撓金改,再咬扁收賄要他放行,又由越方如逼元大總經理杜麗萍作偽證咬扁未果,仍以貪污圖利入罪;反而馬上任後,指使金融幫炒房洗錢掏空及人民幣吸金資匪害台高達5兆以上,一再發生郵政儲金投入房市炒房好幾兆、寶島債和國銀無擔保貸中企曝險、人民幣TRF坑殺中小企2千億、兆豐金洗錢4千億、樂陞內線掏空百億和獵雷艦超貸資匪2百多億等等,獨董肥貓上下其手,國庫財政滿是窟窿,只有拿酷吏向人民課漲徵稅;

有功無賞還受罪,有罪不罰還樂消遙,還有天理嗎?

只要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認知務實想讓台灣永續生存發展的正牌台獨工作者,才會真心為台灣奮鬥,年輕人才有未來;

台灣唯一正牌本土政權的扁政府,在8年朝小野大國會強力杯葛下,勇於任事,任內產業建設有中科、龍潭園區、南科樹谷和由北到南不分藍綠色彩縣市的各地特色產業工業區,台灣人好找優質工作機會;油電瓦斯奶粉民生物質房價平穩又安定,老年老農津貼,勞退勞動改善,青創低利房貸,殘補貼等等照顧勞農青年婦幼弱勢,人民生活負擔相對輕鬆。

只因為他堅持一邊一國台灣主權,雖被正藍假綠的黨國餘孽配合國共迫害又關了6年多,期間用盡心機要扁認罪才可減免其刑,以佐證台獨之錯誤,扁亦不改其志,永不屈服認罪求饒。

反觀,虛偽擁抱已被中國取代的中華民國,走不出國際,只敢在國內騙吃騙喝,當然不會真心為台灣做事,只會撈了就落跑了事,詐騙集團那會管人民死活!

馬上台後,不但用盡東廠威權司法羅織扁眾多罪刑,極盡干預司法迫害能事,又將扁好不容易完成的兩兆雙星和各地特色產業以賣台ECFA為紅色供應鏈搞垮台灣經濟;且將扁打消的呆帳2兆和金改,馬又拿幾兆洗錢去巴拿馬和曝險中國;

蔡政府不思平反扁案,整頓查辦馬毀台敗政,來回復扁政,卻重用馬官,續推ECFA,庇護兆豐金洗錢和獵雷掏空資匪。

如今,再發生北農爭議放任農運先驅吳音寧被柯藍檢霸凌,又有果賤傷農之事,不就是蔡8年配合馬農再條例挖田炒房農舍和農技輸中斷台外銷之路所致嗎?

回想扁2000一上任,即農會改革不再擠兌,發放老農年金,實施九五機制,規範計畫生產,建立產品履歷,佃農之子無時不刻體恤農民,怎那是權貴財團之後能有同理心和做得到的呢?

天然獨若是認同虛假的中華民國的華獨,那不就是把自己的前途交給詐騙集團一樣愚昧無知又可悲嗎?

當所有事實真相呈現,如果年輕人對這麼明顯的對比,還不能判斷是非屈直,不能認知台獨的重要,和華獨的虛偽與危機,那台灣被支那人渣稱為鬼島,也只好認了!

沈建德_中華民國退休軍公教大罵混蛋


.中華民國退休軍公教大罵「混蛋」使人想起4萬換1

台灣國臨時政府 總召集人 沈建德博士

有報導:【公教年改上路】月領75被砍成53大罵「混蛋」,萬名退師怒提訴願。使人想起1949615日,台灣人被4萬換1元的悲慘往事,原因就是被中華民國逃難來台的軍公教吃垮。

當時嚴家淦任財政廳長,兼中央銀行常務理事,主持舊台幣換新台幣的幣制改革,發表書面談話,幣制改革亦有緒言,見證台灣經濟被1949年中國逃難軍民吃垮、拖垮的一幕:

(1)嚴家淦書面談話;「中央在台之軍公費用,由本省墊借,數目甚鉅,足以把本省經濟拖累下去」。(見圖)

(2)嚴家淦幣制改革方案緒言:「近數月來,中央在台之軍公費用及各公營事業之資金,多由台省借。歷時既久,為數又鉅……去年11月以降京滬局勢緊張,中央軍政款項之墊借尤為龐大。以致台省金融波動,物價狂漲」。


中華民國係在台灣的詐騙集團,台灣人應檢討它統治的正當性。


圖:194916月「中華民國史事紀要」。

陳水扁總統_改「國歌」此其時矣


改「國歌」此其時矣

扁聯會榮譽總會長 陳水扁 總統

勇弟:記得蔡英文總統在當選前的20151011日,曾經回應外界籲請政府修改「國歌」議題時表示,「改國歌,非最緊迫的事」。不知道蔡總統就任也超過2年了,所謂推動轉型正義喊得嘎嘎響的蔡政府是否想過,目前「國歌」原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在以黨領政的訓政時期,硬將「黨歌」定為「國歌」,如今是否應在追討不當取得「黨產」後,再將修改「國歌」的推動列為當務之急,才是進一步落實轉型正義的具體表徵?

勇哥:不要說「國歌」可以改也應該改,「國旗」當然也可以改。過去「國歌」改過好幾次,「國旗」也一樣都改過。不能只許國民黨政府改,民進黨政府不能改!下面的二面旗幟,第一面是「五色旗」,1912年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參議院通過決議將「五色旗」定為「國旗」。第二面則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最早也不是「國旗」,1912年還是中華民國「海軍旗」,1924年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才通過將「海軍旗」改為「國旗」,1928年國民黨政府正式定為「國旗」。直到1946年再將「國旗入憲」。

勇弟:經查從1912年到1937年,中華民國「國歌」就先後採用過4個版本。
119121913
「五族共和歌」是最早的「國歌」;
219131915 &19211928
「卿雲歌」兩度成為「國歌」;
319151921
    國歌叫「中華雄立宇宙間」;
41928年以後
    1924年的中國國民黨總理孫文「黃埔軍校訓詞」,1928年中國國民黨定為「黨歌」,1930年再以「黨歌」代用為「國歌」,1937年再以徵選國歌,1700多人投稿,3000多首歌詞無人入選為由,正式將「黨歌」定為「國歌」。

勇哥:有一部法律《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可能很多人都不清楚。改「國旗」涉及憲法修改,也關係到公投法的補正與國旗法的修廢,茲事體大。改「國歌」最單純,也最快速,不用修憲,更沒有法律障礙。只要全民有共識,經由「國歌甄選委員會」,徵求全民投稿,並經全民公投同意,一首全民願意大聲唱,與台灣土地同呼吸,可以團結2357萬台灣住民的「台灣國歌」於焉誕生,將是蔡總統對台灣最偉大的貢獻之一!


資料來源[新勇哥物語]-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