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5日 星期日

福摩莎論壇:「一邊一國行動黨」應主張全面檢討「一例一休」的重大爭議政策,重回阿扁時代的「週休兩天,勞資協商」!?


「一邊一國行動黨」應主張全面檢討「一例一休」的重大爭議政策,重回阿扁時代的「週休兩天,勞資協商」!?

陳水扁 總統

「一例一休」是蔡總統親自在總統府新九人小組會議拍板定案的,卻是民進黨2018年縣市長選舉慘敗的主要原因之一。本來是為了照顧勞工權益福祉,卻造成多數勞工也不領情,不僅無法創造勞資雙贏,反而引發勞資雙方、政府與消費者四輸局面,直到現在仍爭執不休,民怨四起!

錯就錯在蔡總統在選前不應答應勞團「還我七天」的訴求。因為關鍵不是那七天還不還,而是有無落實「週休兩天」,徹底保障勞工的權益福祉?後來發現「還我七天」不可行,甚至造成「一國兩制」,教師節工友不上班,「校長兼撞鐘」的笑譚!於是為了彌補政見跳票的闕失,勉強搞出各方都不討好的「一例一休」替代方案。其實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道個歉不就好了!

2000年底,阿扁政府提出縮短工時方案,經過國會朝野協商,通過從每個禮拜48小時,縮短為每二個禮拜84小時。隔年一月一日正式實施「週休兩天」,同時檢討國定假日有無必要連二位偉大死人的生日、忌日共4天,連同青年節、教師節、光復節、行憲日也要放假?後來決議拿掉8天,增加228和平日列為國定假日。勞團跟蔡總統候選人訴求「還我七天」,指的就是被阿扁拿掉的七天。

拿掉包括偉大死人的4天共7天,不再放假,經過阿扁8年,「扁規馬隨」8年,大家都相安無事,何以會「還我七天」不成,演變成「一例一休」的重大爭議,結果吃力不討好呢?!

問題癥結在徹底落實「週休兩天」,如何做到,交由「勞資協商」;協商不成,再找政府解決。政府本是勞資爭議的「公親」,卻變成管太多、太嚴、太細的「事主」,非常不值得!

蔡政府為了面子,不敢面對真正的民意,儘管微調二次仍無濟於事。「一邊一國行動黨」應主張全面檢討「一例一休」的重大爭議政策,重回阿扁時代的「週休兩天,勞資協商」!?

以信仰的力量拓展台灣前途


以信仰的力量拓展台灣前途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羅榮光

宗教信仰不祗是關心宗教的深化與發展,宗教信仰也應關切社會、國家與世界局勢的發展。為此,長年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不祗關切基督教信仰在台灣的拓展與深化,也關切台灣國內政治、經濟與文化的發展。         

最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高雄中會教社部與台灣南社等社團91日於鹽埕教會共同舉辦「反送中、撐香港、反紅媒、護台灣」祈禱會,透過祈禱、唱詩、短講表達對香港局勢的關切。       

高雄中會教社部部長翁世俊牧師表示舉辦這場祈禱會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喚起大家對人間之愛」,雖然香港屬於中國,但當他們的政治局勢惡化,人民受到壓迫時,台灣全民必須表達愛與憐憫,對他們提供關切與扶助,在台灣的香港學生鄧俊儒在這場祈禱會中表示香港人民走上街頭表達五大訴求,但此一和平的示威卻換來2仟多枚催淚彈、布袋彈、鎮暴水車之攻擊以及有1仟多位示威者遭到警方拘捕。他呼籲台灣人從香港的經驗看清一國兩制的結局,珍惜自己手上的投票權與影響力,他並當場邀請眾人高呼:「香港加油!台灣加油!」              

德國總理梅克96日抵達中國北京訪問,她先行會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時,也特別呼籲中國方面要尊重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下的自由和權利。我們回憶台灣也經歷過197912月間在高雄的美麗島事件,許多人參加美麗島集會呼求台灣要走向民主化,卻被警察攻擊甚至有一些人被捕,被判刑坐牢。回顧美麗島事件使我們要更關切香港的政治情況。讓人人體認使國家民主化必須付出許多代價。 

我們台灣政府與全體國民必須持續共同維護台灣國內的民主化與國家正常化,也能擴展心胸、關切香港的情勢,為了我們這一代及世代子孫的命運我們必須同心協力,滿有宗教信仰的力量共同維護台灣的獨立自主與國家的發展!




邱顯洵專欄: 搶桃三義

搶桃三義


陳水扁總統依法當然可以從事政治活動!


一邊一國行動黨聲明稿
——陳水扁總統依法當然可以從事政治活動!

鑑於今晚台中監獄對陳水扁總統上台致詞一事向媒體之初步回應,以及友黨在臉書以黨之名義做不適格發言,本黨回應如下。

每回陳總統與支持者之餐敘,法務部與矯正署都會透過台中監獄,開出「數不」條件,曾經包括不准進入會場,後來是四不-不上台、不演講,不談政治與不接受媒體採訪。 但是,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73條第五項保證書記載保證人應注意之左列事項,並無直接約束保外就醫受刑人生活之約束,僅在保外醫治受刑人管理規則第三條第六款,除維持日常生活及職業所必需外,未經監獄許可,不得從事與治療顯然無關之活動。亦即,陳總統保外醫治是可以「維持日常生活及職業所必需」之活動,而全臺彎的人都知道,陳總統的職業就是「政治」,而「演講」就是他從事政治功能最重要的工作與溝通方式。

為了禁止陳總統保外就醫後接受媒體採訪、談政治或演講,但找不到法律依據下,法務部就要求陳總統在保外就醫時簽切結書。學過基本倫理學的人都知道,矯正署所屬監獄不應該要求受刑人簽立任何切結書,因爲從屬關係無法確定受刑人的自主權,亦即無法排除威脅、脅迫、利誘情況;在監獄中也無法證明出自其自由意志。自始至終,中監就不該要求「受刑」中的陳總統在保外就醫前,簽訂法律規定以外的任何切結。

至於「政治」是一項職業,乃是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編印「職業標準分類 ( 6 次修訂) 2010」「政治」歸類在大類(2)專業人員。從陳水扁當立法委員開始,歷經台北市長與總統,他的工作就是「政治」。根據教育部UCAN大專校院就業職能平台,引用美國專業資料,政治職業是指從事哲學、歷史及政治有關的知識領域研究,並將其應用在相關工作上。

陳總統此生除了第一本與曾繁蓉合作的刑案小說「穿過生死線」外,其他所有著作都與政治有關。陳水扁的「政治」專業是國際認證過的。他的榮譽學位或政治相關學經歷包括: 巴拉圭亞松森大學榮譽法學博士學位(2001)、韓國慶南大學榮譽法學博士(1996)、韓國龍仁大學政治學榮譽博士學位(2000)、俄羅斯經濟學院的經濟榮譽博士學位(1995)、宏都拉斯自治大學榮譽博(2001)。他在1999年也曾應英國倫敦政經學院院長安東尼‧紀登斯教授之邀,赴英國發表「台灣的新中間路線:一個新的政治視野」之演說,倡議其政治哲學理念。

既然政治是陳總統的專業,他以此為職業,基於為「維持日常生活及職業所必需」,為什麼陳總統保外醫治期間不能演講、不能談政治及不能接受媒體採訪;又為什麼他的主治醫師不能獨立醫療,並安排這些職能行程,協助恢復他的腦部職場功能?

主治醫師陳順勝說明,鼓勵陳總統演說是職能治療所需。陳總統之所以可以進步,是因為加強其了職業本行之職能功能與自信。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從社團到行動黨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從社團到行動黨

陳順勝 教授醫師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這是陳水扁總統所寫的「台灣歌」的第四段,發表於「台灣的十字架」」一書(P.210~211),由台灣國寶級歌手王明哲老師幫忙譜曲,於2009103115:00-17:00鄭新助議員的節目「甘露心聲」中,王明哲老師親自唱給在土城看守所的阿扁總統聽,而阿扁總統聽了馬上指示要發行的。

這其中是有一小段故事的,這首歌很早就做好了,但夫人吳淑珍表示這首歌很敏感,不適合此時發行?後來讓阿扁總統自己決定,王明哲老師終於在新助伯的節目中大聲唱出來,而阿扁總統也聽到了,指示「趕快發行吧!」

後來成為社團扁聯會、一邊一國連線、或一邊一國聯盟舉辦活動時熱身的歌曲。201612月扁聯會為了讓保外就醫的阿扁總統參加,特地南下高雄舉辦忘年會。當我陪阿扁總統出席時,全場轟聲雷動歡迎阿扁總統,本來王明哲老師帶動唱跟大家練好這首歌,阿扁總統到了後,又一起再唱一次。當時來不及向中監申請,我希望大家不要把照片或影帶上網,今天總算大家可以欣賞到當時熱烈實況。

818 日一邊一國行動黨建黨大會上,大家又在王明哲老師帶動下又一起唱這首「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激勵人心,這首歌儼然成為黨歌!

歌詞如下: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口號)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台灣人啊台灣人,勇敢站出勿躊躇,追求獨立拼未來,完成建國好將來!



草皮破壞有人問,台灣送中無人管。台灣把自己越做越小!


草皮破壞有人問,台灣送中無人管。台灣把自己越做越小!

沈建德

昨晚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在3重造勢,為了破壞草皮(圖1),不少媒體很關心,標為誇張(例如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599089 獨/誇張!韓國瑜造勢破壞草地新北市府:嚴格要求復原!)。

反倒是那個候選人一直用包裝語言表達「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被問不敢回答(見 https://www.facebook.com/…/a.14687390466…/2405836272984597/…),關心草皮的媒體反而不關心他破壞了台灣的地位,你說奇怪不奇怪?

中國國民黨的「92共識」是「一中各表」,中國共產黨的是「一中原則」。而所謂的「一中」,除了照字面解釋為「一個中國」之外,還有「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含義,故意把魔鬼藏在「92共識」裏,不敢明說,非常卑鄙。

因我們一直要把它曝光,要求高雄市長拿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法律文件(圖2)。
所有的台灣人也都應該站出來問他要中國對台主權的法律文件,這才是台灣的生死關頭,而不是幾塊草皮。


1:草皮被碾被踩,留下痕跡,環境遭破壞,網友撻伐,網友却不管高雄市長出賣台灣。給人的感覺是,有網路和沒網路並無差別。來源:臉書。


2:這是我們第3次要求高雄市長拿出台灣屬於中國的法律文件,時在2019.4.22,當天台南市前議員李文正先生有事,我到台南拿他簽字的質問函去交給高雄市政府收,在台南火車站點交留影,抗議海報的左上角就是質問函。

一邊一國行動黨的角色定位及其對明年台灣國會、國安的重要性


一邊一國行動黨的角色定位及其對明年台灣國會、國安的重要性

阿湯哥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與「推動台灣公投入聯」理念之堅定支持者)

值此中秋連續假期舉國上下大家正在休假中,各黨派皆然在秋高氣爽後陸續要進入選戰的戰鬥位置。以外界寄以厚望的一邊一國行動黨(後稱「行動黨」)來說,915於沙鹿、梧棲、員林、斗六成立行動黨的工作站,為明年初111的立委選戰在加溫中。特別是今日行動黨的位置,等同就是昔日台獨聯盟的角色。在不同的時代裡,咱台灣人對於國家主權的歸屬與認同,依然如故,沒有絲毫的動搖或改變,反是與時俱進中。

過去台獨聯盟的張燦鍙主席,博學才閎,亦是南一中、台大校友,留美化工博士,曾任美國的大學教授。張主席,過去戮力於台獨運動,當時曾看到他在咬牙切齒痛罵國民黨的禍國殃民,全力爭取台獨建國。承接蔡同榮、彭明敏先進,過去他在台獨聯盟任職主席長達十五年之久,在其任內宣揚台獨建國的理念並在國際發聲,推動台獨聯盟搬遷回台等,具有卓越貢獻,故他幾乎等同是「台獨」的代名詞。當時他們不畏懼戒嚴令與獨裁兩蔣在霸凌、欺侮台灣人,在海外發出正義之聲,鏗然有聲,替咱台灣人傳達欲建國獨立的主張,功不可沒。他們台獨份子當時甚而淪為黑名單、無國籍多年,家中父母往生,仍無法回國奔喪,亦不改其志,故黨國體制的無血淚、非人性,令人痛心疾首喔!

在戒嚴時期,國民黨打壓台獨聲音,無所不用其極,即使當時發生美麗島事件和台獨,甚而匪諜等皆連結在一起,是非黑白不分,為打壓、陷害忠良而打壓、陷害到底,毫不手軟的跡象。當時阿扁總統,因為美麗島事件擔任黃信介先生的辯護律師起,從此替咱台灣人背負了政治的「十字架」,勇於承擔,無怨無悔。今日在行動黨誕生後,台獨聯盟的附屬單位如FAPA、世台會等或者台灣同鄉會,深信日後行動黨當可繼續承接這些在美國的組織,讓咱們台獨行動化暗為明,在台灣內部公開化、檯面化,特別是在明年111大家務必要用手中神聖的選票,護送行動黨政黨票提名的同志前進國會並成立黨團,讓台獨建國的聲音從此在國會殿堂響徹雲霄,讓全世界的人們皆知道咱台灣人要建立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並加入聯合國。因此,像之前在推動東奧正名運動,就是強化咱台灣不是中華民國、中華台北,更不是中國台北,咱台灣就是一個國家喔!所以,打壓東奧正名等於就是不承認台灣將要成為一個國家,而打壓者的舉措就是間接成為咱台灣人的敵人喔!

行動黨將承接過去台獨聯盟未完成的台灣國家路,繼續向前行,深信民主一定贏! 陳總統,從美麗島事件後的黨外開始,代替海外台獨們在台灣島內發聲,挑戰黨國體制下的諸多不公不義,付出奉獻良多。在海外的台獨聯盟後來反而有被邊緣化、陌生、斷層的感慨,常常在高唱「黃昏的故鄉」,令人扼腕不已!昔日的FAPA、世台會等,甚至台灣同鄉會等皆有不同的組織定位與目標,一直在和台獨聯盟分進合擊,共同為咱台灣人的國家路來努力爭取。相信今日在行動黨出現了,有其更宏大的目標與使命,將要於明年初111前進國會,以加速台灣成為主權國家的實現。台灣是咱們大家的鄉土,等於是一個大我,凌駕在個人前途與利益之上甚多!唯蔡政權去年底未能體察時勢,支持東奧正名運動,間接在打壓台灣的國家路,備感遺憾。在2020年初111的國會,恐將面臨國、民兩大黨皆無法過半數的困境;惟中共對於台灣國際政經情勢的壓迫乃與日俱增,故行動黨若能在立法院內有「關鍵少數」的幾席立委,深信對於咱台灣國家安全的強化必能有推波助瀾的效果。舉凡日後五星旗絕不得在首都台北市區內四處可見、無時不刻的中共敵機繞台等問題,行動黨絕對會替咱台灣人把關、訴究到底,讓大家可以每日能心安好眠,不會有一覺醒來台北總統府風雲變色的壓迫感存在於咱們日常生活中。

川普與強生聯手抗左的天意


川普與強生聯手抗左的天意

曹長青

川普總統上台前,且不提全球左派,即使在美國保守派內部都引起前所未有的巨大爭議,有相當一批強勢、老牌的傳統共和黨人不支持川普。但令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是,川普上任不到三年,大刀闊斧改革,不僅在國內政策上一一兌現幾乎所有選舉諾言,甚至做的比說的更多,成為美國歷史上罕見的現象;而且在國際事務、對外關係上展示了美國政壇前所未有的強勢態度,在消滅伊斯蘭國(已基本被剷除)、制約北韓核武、遏阻中共一帶一路全球擴張、跟中國打貿易戰等等方面,都清晰明確地展示了美國維護世界秩序、公平商業競爭的決心。

有了川普這樣強勢的美國總統,已是自由世界的幸運,現又可謂雙喜臨門,英國產生了強勢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也譯為約翰遜,強森),他被譽為「英國的川普」,可想而知,他與川普的理念、政策等之接近。

英美有特殊的盟友傳統,美國的獨立革命雖是脫離英國而建國,但在基本理念上,美國是站在英國思想的肩膀上。從英國的《大憲章》(君主立憲,強調憲法政治)到洛克的人之三大權利(生命,自由,私有財產權),都是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價值根基。美國立國之本的原則,基本是從英國搬過來的;美國的建國先賢,全都熟讀、領會了英國主要思想家的巨著。所以可以說,沒有英國的思想根基,就沒有今天的美國。


雷根與柴契爾聯手的偉大貢獻

而且從二戰以來,英美一直是緊密聯盟(並肩打贏了二戰)。尤其在對抗共產蘇聯的時代,無論是天意,還是上帝的揀選,英國出現了保守黨首相柴契爾夫人,同時期美國出現了強調道德信仰、力推資本主義的保守派總統雷根。他們兩位聯手,對外抗衡紅色蘇聯,最後促使蘇聯解體,打贏了冷戰;對內雙雙打敗左派政黨,推動經濟革命,走向減稅、市場經濟、民營化的推崇個體主義價值的方向。

如果不信上帝之手,那麼柴契爾、雷根的聯手,就是一次精彩的巧合、偶然——因為英美兩國元首同時趕上保守派就不容易,而兩位又都是各自政黨內罕見的傑出領袖:理念真正清晰、堅持原則、敢於行動。在自由經濟的立場上,柴契爾比雷根更堅定。當時英國的左派勢力遠大於美國的;柴契爾首相用了更大的勇氣和努力才擊敗了左派工會勢力和工黨,為市場經濟和保守主義陣營做出了沒有其他政治領袖可匹敵的貢獻。柴契爾夫人還領導英國打贏了福克蘭群島(馬島)之戰,保衛了英國主權,並促使了阿根廷強人政權垮台,阿國走向民主。在這一點上她的勇敢和政治判斷力也都超過了雷根(戰前雷根對馬島之戰不贊成,擔心打不贏)。

柴契爾夫人與雷根總統聯手打贏冷戰,促使蘇聯解體,東歐共產國家紛紛垮台,極大改變了世界的地緣政治,推動了全球民主!對內兩人都打敗了左派勢力,促使了英美兩大國的繁榮,為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所以說,八十年代柴契爾和雷根的同時崛起與合作,是一個造福人類的奇蹟。


當代政治的第二個奇蹟

今天,當代政治的第二個奇蹟正在我們眼前發生,這就是美國出現了「第二個雷根」川普,英國出現了「第二個柴契爾」(雖然不是夫人)強生。

執政不到三年,川普的改革幅度和決心(更有成就)甚至被認為已經超過雷根。而在此刻登上英國首相位置的強生,其多年的理念和決心,無法不令人想到柴契爾夫人,和八十年代那場奇蹟般的英美聯手。

在當代政治領袖中,最能寫作、作品最多的是英國首相邱吉爾,他甚至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沒再給他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簡直是超級荒謬)。邱吉爾從政之前是戰地記者,涉獵廣泛,勤於筆耕。而今天的英國新首相可謂邱吉爾的傳人。強生也是記者出身,後擔任英國大報的專欄作家,從八十年代末開始,寫到今年7月他當選保守黨領袖,直到出任首相。

當今世界任何其它國家領袖,都沒有像強生這樣大量撰寫關於世界各種事件的評論,對所有的政治、經濟、文化議題都非常清晰。我大致瀏覽了強生在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從2004年至20197月的專欄目錄和主要文章,發現他像大多數大報的專欄作家一樣,甚麼都寫,甚麼都評,從歐盟到美國,從中國到日本,從伊斯蘭頭罩到猶太人小帽,從歐巴馬到希拉蕊,等等等等。文字之多,不僅在英國,可能在全球範圍的政治領袖圈,也僅排在邱吉爾之後。

從強生的文字可看出,他是一個保守主義者,強調減稅、小政府、民營化等,厭惡左派。希拉蕊選總統時,他在專欄中批評她是「精神病院虐待人的護士」,還稱歐巴馬為「半個肯亞人」、對英國有「源自祖先的厭惡感」。現在強生上台立刻就強烈推動英國脫離歐盟,也絕不是空穴來風或順應保守派勢頭,而是早有思想脈絡可尋;他不僅在柴契爾夫人時代就厭惡歐盟,而且在去年的專欄中疾呼:是站起來反抗歐盟惡霸的時候了!


崇拜邱吉爾,為他寫傳記

強生不僅是從記者開始然後從政,在勤於筆耕等方面與邱吉爾相似,更重要的是,他把邱吉爾視為人生導師和楷模。在全世界人物傳記中,除了耶穌傳,最多的是拿破崙傳,然後就是邱吉爾,截至2015年(他去世50週年)就有1,663本(詳見我2010年的書評〈擦去邱吉爾頭上的鳥屎〉)。即使已經有了那麼多的邱吉爾傳記,強生又寫了一本邱吉爾傳,可見他對這位英國前首相的推崇和鍾愛。

在川普總統重建偉大美國、領導自由世界對抗伊斯蘭主義和共產中國之際,英國有了同樣保守派陣營的強生首相,這很像當年美國雷根與英國柴契爾聯手,英美又一代保守派領袖如轉世般「生而逢時」。這不僅帶有傳奇和屬靈意味,更是現實層面的自由世界的幸運!

八十年代雷根與柴契爾聯手,打贏了冷戰,重創西方左派,重振保守主義,恢復世界秩序。今天川普與強生聯手,對抗極端伊斯蘭主義和共產中國、制約北韓、力挫西方來勢洶洶的左派勢力,真可謂歷史重現。這是天意,還是人為?或許真如信仰者所說,這是「上帝的揀選!」無論你是否相信,這是一個帶著天意的政治新景觀,它會給世界帶來怎樣的變化令人充滿期待。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99月號


民間自辦公投的作用與建國的關聯性!


民間自辦公投的作用與建國的關聯性!

台灣自治建國基金會(Taiwan Autonomy Foundation) 蔡明法

70多年來台灣一直受到中國敗逃集團(ROC)的控制,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在這個體制之下,除了全盤掌控之外牠甚至運用選舉(騙民意)來向台灣內部及外部的國際社會瞞騙說台灣人支持且擁護牠這個中國政權,少部分的台灣人政客政黨為了個人的利益趨炎附勢站到外來的中國政權那邊自甘淪為共同詐騙台灣的棋手之一,而大多數的台灣人明明知道被挾持被綁架其中卻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叫不出聲,國際社會重視的大多數民意在台灣已經完全被扭曲且誤導也因此世界各民主國家只好觀望或等待真正的台灣(民意)的出現!

在這種層層受控制的艱難環境、在這種徹頭徹尾被洗腦改造的困境之下,台灣人自辦公投的作用;

(1)展現大多數台灣人的民意,而受到內部及國際社會的重視與接受,取得代表台灣人的正當性。

民意的取得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選舉、抗爭遊行、聯署請願、公投...等都是民意的表現,然而中華民國政權下的選舉在台灣已經惡變成金錢遊戲同時也是政治意識型態的惡質扭曲,民意被金錢左右就謀殺了民意本質,而遊行聯署卻只是做為參考性質,很難展現出民意的具體數字與意願。

公投(Plebiscite)是白紙黑字一人一票堆壘出來的民意,國際社會接受程度很高,而且很多西方國家的建國或獨立就是採取公投做為民意的展現,非常清楚。那麼多國家的獨立建國可以用公投來做到,台灣人當然也可以做到!

台灣自辦公投聯盟推動的"台灣人自辦公投"最重要也就是要將台灣人大多數的"民意"在不受控制,不受綁架,不受誤導之下清楚且明白的表達出"台灣人不要這個中國敗逃政權""台灣人要有自己的國家"的心願!只要有大多數的民意做基礎,台灣人的聲音、訴求就會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就會具有正當性。(大約是4-500萬的公投票就算多數了,當然愈多愈好!)

(2)以這個正當性為基礎,籌組台灣人代表中心對外發出台灣人的聲音!

70多年來台灣人的聲音是被中國敗逃集團在威權獨裁政權之下拿著槍砲勒住脖子出不了聲,更邪惡的是這個土匪集團竟對國際社會宣稱牠代表台灣2300萬人的聲音,而台灣人知道事實並非如此。"自己的聲音,自己發!",那麼要發出自己的心聲就必須有自己的代表強力的對外表達,而不是無要無緊隨便這個中國土匪集團在那邊講鬼話。當自辦公投得到大多數台灣人的支持之後,台灣人的代表中心也就有正當性、就會在國際上受到重視,台灣人的聲音才能真正的發聲出去。

(3)緊接著台灣人必須籌組台灣人的政權才能拿回台灣人原本該有的自己管理自己的權利。

中國敗逃集團是怎麼來的,大家從網路上都可以搜查到資料,誰也騙不了誰!麥帥的一般命令只是命蔣氏來台接受戰敗的日本投降這件事而已,1949年牠們潰逃到台灣那又是另一件事。只是當時這些敗逃集團身上有武器,也因為擁有武器牠們藉機無限擴大,將台灣的管理權硬搶在手上。

然而真相就是真相,由不得這些敗逃集團耍無賴,中華民國不是國家也不是政府,這是國際社會早就有的共識,中華民國這個名號已經死了,根本不可能再被拿來承認。台灣人有了被接受的代表中心、有了正當性,緊接著就必須籌組台灣人自己的政權、自己的司法體系、自己的台灣公民議會、自己的台灣政府,三權確立受到國際社會的接受承認,要求佔領權國美國主持公道將被硬搶走的管理權交回台灣人建構的"台灣政府"。如果台灣人不預先籌劃這些步驟,哪一天這個中國敗逃政權要將整個管理權交出來時,台灣人要怎麼接?也就是說台灣人必需有所準備才能拿回我們該有的權利,而且這個組織一定要台灣人大多數民意交付組成的才有可能被國際社會認定,尤其是主要佔領權國-美國,這也是一開始我再三強調"台灣大多數民意"的重要原因。

(4)有了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台灣政權、台灣政府,加入聯合國就會是理所當然了!一旦台灣人的政權、台灣人的政府被國際接受、承認了,就是中國敗逃集團這個政權結束的時候了,同時也是台灣國(不論國名是Republic TaiwanFormosa Republic...)加入國際組織的時候。

中華民國這個難民集團之所以一直滯留在台灣,最主要也是台灣人沒有準備、沒有策略、沒有堅決的意志與決心去終結牠。根據舊金山和約的最主要精神就是解放殖民地,400多年來的台灣一直都是處於被殖民控制的惡劣環境,解脫殖民控制、台灣人民建立自己的國家絕對有正當性,也是國際社會期待、盼望且支持的
行動。

台灣建國不難,只要大多數的民意展現出來,民意尚大,建國指日可待!天時、地利都到齊了,就等台灣人大多數的力量結合起來,美國在等、國際社會在等、老天爺也在等!台灣人要求的很簡單,"咱道是愛有一個國家!"(我們就是要有一個國家!)

21世紀的今天,台灣人必須學會西方的觀念用最先進、最智慧的方式拿回台灣人本來就該有的權利,只要台灣人齊心合力展現大多數建國的堅持,以民間自辦公投為武器,台灣絕對會成為一個嶄新的國家,大家一齊加油!台灣人加油!台灣加油!!!



台灣統治當局的困境與突破


台灣統治當局的困境與突破
The Dilemma and Breakthrough of 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

台灣(福爾摩沙)全球志工團 陳世雄 博士

蔣介石的代表被驅逐

聯合國大會(1971/10/25)2758號決議通過「驅逐蔣介石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唯一的中國。決議文中書寫蔣介石的代表,為何不是「中華民國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10/01)建國。兩日後,蘇聯首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與中華民國斷交。英國(1950/01/06)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未建立外交關係,中華民國外交部對英斷絕邦交。同年英國外交部(07/26)發表聲明:「英國政府在法律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之合法政府…台灣在法律上仍是日本領土,故無所謂的台灣政府。日本投降後當時之中國(中華民國)政府,經其餘盟國(美蘇)之同意,取得台灣之臨時治理權,但仍須等到簽署和約對台灣地位作最後之決定。」至此,有關《波茲坦宣言》「台灣歸還中華民國」因三個同意歸還簽署國的蘇英兩國都與中華民國斷交,該宣言已失其法律效力。而後(1952)舊金山《對日和約》日本放棄台灣主權,沒有書明台灣歸屬的對象。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1971/10/25)通過之前,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仍由蔣介石把持,因此以「驅逐蔣介石的代表」替代「驅逐中華民國代表」。

台灣不等於中華民國

蔣介石(1975/04/05)在台北逝世。美國(1979/01/01)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建交公報中,美國承認中國的看法(position that)即只有一個中國並且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並以國內公法《台灣關係法》寫明:將(1979/01/01)所承認的中華民國改稱為非官方關係的「台灣統治當局」(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聯合國體制外的中華民國在佔領地台灣建立的流亡政府,仍與一些國家仍有邦交,有其固有疆域金門與馬祖。台灣統治當局次於政府的位階,其管轄範圍包括台澎金馬;台澎是佔領地,金馬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固有疆域。中華民國還沒有亡國,她是領土僅剩金馬的殘存國家,而將中央政府設置在台灣。美國所定義的台灣是台灣統治當局,美國若與台灣建交,那不就是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土地,歸諸於其將建交的台灣政府?這在國際法上說不通。

台灣人民可以決定自己的前途

美國國務院網頁有關台灣關係的文句「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support Taiwan independence.)是錯誤的宣示。因為獨立是由一國分離而出,台灣既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台灣的地位未定,談何獨立?然而台灣人民可選擇成為美國的一個州,成立一個自治政府(不是台灣統治當局),與美國成為邦聯關係(有如澳洲與英國),或公投自決成立自治政府。此乃根據《聯合國憲章》第十一章 關於非自治地域之宣言,第七十三條「聯合國各會員國,於其所負有或承擔管理責任之地域,其人民尚未達充分自治程度者,承認以地域住民之福利為至上之原則,並接受在本憲章所建立之國際和平及安全制度下,以充分增進地域住民福利之義務為神聖之信託,且為此目的:… () 按各地域及其人民特殊之環境、及其進化之階段,發展自治;對各該人民之政治願望,予以適當之注意;並助其自由政治制度之逐漸發展。」

困難重重的修憲

台灣地位未決的問題在於目前台灣統治當局連聯合國觀察員的地位都沒有,美國雖然是會員國,但美國以舊金山《對日和約》中所載明的「首要佔領政權」制定《台灣關係法》關切台灣人民,認為台灣人民已達相當程度的自治。但是台灣統治當局仍具有聯合國體制外的中華民國(固有疆域金馬)的本質。總統及立委選舉皆以中華民國為名義,若要順應台澎金馬人民之政治願望,承認台灣統治當局為合法的政府,放寬公投之項目可修憲或正名制憲,有助於台澎金馬人民自由政治制度之發展。事實上,民間團體在(2017)補正公投法的訴求內容是不受限項目的修憲,但因為美國干預,維持憲法修正及領土變更只能由立法院委員四分之三以上提出,致使補正公投法未竟其功。2020的立委選舉台派立委名額要超過四分之三,其機率很小;也就是在現行體制內改革非常困難。

實質主權與法理主權之取得

美國眾議(2016)通過的對台「六項保證」,第4項「長久以來美國對統治權(或管轄權)及於台灣的見解未曾改變。」雖然台灣地位未定,但台灣的事實主權可能得到美國(首要佔領政權)的默許,經由民主國家公認的自由、民主、公平的選舉,選出台灣統治當局(ROC in-exile)的立法委員與元首,依主權在民的原則,台灣的事實主權或可認為屬於台灣全民。然而這些選舉是台灣統治當局(ROC in-exile)給予佔領地的台灣住民有關中央政府公職人員選舉權,並且這些選舉涵蓋ROC in-exile固有疆域(金門與馬祖)的公民與被錯置為ROC in-exile國籍的台灣本籍住民,確有適法性的問題,難怪二十幾年來許多國家陸續與ROC in-exile斷交,也不認可台灣統治當局的政府地位。台灣事實主權可經由台灣、澎湖及周邊島嶼的住民直接向美國(首要佔領政權的權責國)請求准予台灣住民自決公投決定,正式成立(不涵蓋金馬的)台灣(自治)政府,不是台灣統治當局(ROC in-exile)。若台灣政府被某些國家承認,則可擁有法理主權,並能夠加入聯合國。此可讓那些妄想統一的人、團體或中國死了「統一台灣」這條心,並請那些人或團體回去中國或金馬,不要再滯留台灣。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要認知現狀的困境,團結打贏2020的選戰,才有機會突破七十幾年來的重重封鎖,不會淪為今日香港的慘境。